More...and more~!

今年第一個重擊台灣的颱風─莫拉克,就讓南台灣滿目瘡痍。
話是這麼說的...沒錯
不過一直到親身體驗到才感覺到其中的可怕!話說,從小到大一直生活在台北的我,其實對颱風的印象也不過就是:颳大風、下大雨、放假...
因為生活在大都市裡,所以除了"納利"(好像是這兩個字吧?)颱風讓台北大淹水以外,其實我對颱風造成的災害並沒有什麼切身的感覺!

直到今年為止...

西元2009年8月6號
當天一早起來就覺得:"南臺灣作颱風也剎不多嘛,就有風有雨而以阿"
照樣換裝往行政去走的我,唯一想到的就是希望風不要太大,這樣我晚上18:00才能開心的坐高鐵北上放假~

但..是..

當天晚上下班後回連上休息,新聞看著..就發覺有一絲不妙:"媽呀,這颱風已經變成中台而且結結實實的往台灣衝過來了~!"
但不知天高地厚的我依然覺得再怎樣也不至於做大水吧?
最多就跟在台北一樣"而已"!
誰知道隔天...


 

西元2009年8月7號
一早醒來原本打算享受提早"在營休假"的悠閒,未料...窗外風雨交加
但是一直到那時候也都覺得躲在寢室裡就沒差了,就算前天晚上學長有說大門這邊有淹水的紀錄,我也還是想說這麼慘的是應該不會跟我有關係吧?
不過沒多久...停電了...
一直到下午,都一直是一下有電一下沒電,這種狀況維持到晚上。
我才意識到狀況好像真的很嚴重,因為不但高鐵停駛,台鐵也只剩下通勤電車(慢車)有開
再晚一點(17:00)連國光號都宣布18:00是最後一班車,不再發車了...

發現連聯客運都停駛,才驚覺回家的路很..漫..長..
看到接近瘋狂的拼命打電話問交通工具,學弟說:"也許其他的客運還是有開喔?學長要不要問問看和新或是統聯呢?"

電話一問,原來核心還是有發車!事不宜遲,東西一捆就跟同梯的一起叫了計程車往楠梓殺過去。
往楠梓的路上有不少積水,所幸車子還開的過去。終於到了楠梓交流道口,坐上19:55的統聯往台北前進。

一路上我一直覺的客運的司機技術有夠差,怎麼車一直晃= =+
後來才發覺...是外面的風太大了,把體積碩大的大客車吹得搖來晃去!


 

 

西元2009年8月8號
回到台北已經是8號凌晨1點,再經過接近5小時的"搖晃"車程折騰,再不怕暈車的我都覺得暈眩了。
凌晨1點自然不會有捷運,叫了輛計程車,回家了!

回到家,還以為一切都已經結束了,洗個澡倒頭就睡。
隔天被Yumi挖起來買電腦、下午跟猴腮雷去看電影,完全享受著放假的快感。
回家看了新聞,看到斗大的標題"水淹南臺灣",想說打電話去關心一下駐地的狀況吧~
於是拿起電話撥了203廠的自動電話,轉軍線...
奇怪,大門、連部安官、業務室通通都在講電話是怎麼回事?
打了培恩的手機,接電話的培恩聽起來極度沒精神,告訴我說:"班長,這邊狀況很慘!水淹進寢室了!你的鞋子都不知道漂到哪去,內務櫃下層也都被泥水淹了!"
轟隆~!晴天霹靂~!
這種新聞上才會出現的天災竟然發生在我身上了!?


 

 

西元2009年8月9號
早上原本打算收拾東西,準備搭高鐵下去處理殘局的我接到了乖寶電話:"你這樣好像回不去ㄝ?高鐵只通到台中喔!而且台鐵好像業不通ㄝ,新聞上說台鐵還倒退嚕喔~"
有沒有這麼悽慘,屋漏偏逢連夜雨,電話還未斷線馬上連上網站一看,果然如她所言,星期天的車變成只通到台中了!
眼看時間已經是下午1點,預訂的國光號也已經過了1小時前取票的規定時間...
沒法了,只好打電話給谷哥、池姐、POA。
在池姐的建議下,也撥了通電話給主任...說今天沒辦法回高雄收假了
(廠慶辛辛苦苦換來的榮譽假就這樣用掉了)

下午,帶著千百個不願意,出門去買被水淹掉的軍靴、內衣褲、襪子、毛巾..
一位小朋友(千元紙鈔)和兩個國父(百元紙鈔)手牽手離開了我的皮夾,頂著大雨,帶著OOXX的心情回家穿鞋盤

晚上又撥了一次電話回連上,這次軍線終於通了,接電話的展劭學長也說狀況實在不是"糟糕"能形容,已經是"悽慘"了。
他也是鞋子飄不見,內衣褲全泡水...
同時也建議我直接去外面買一雙軍靴帶回營區,不然會很麻煩,因為我的鞋子只照到一隻而已!


 

 

一直以來,我都以為這種"水淹進房子"、"東西飄不見"、"黃泥水滾滾"的情景只會出現在新聞、電影裡
沒想到就這樣發生在我身上!

究竟有多慘,我星期一下去就知道了...
就等我下星期的更新吧!

 

To be continue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hao 的頭像
mahao

為生活留下記錄

ma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guess
  • 今年第一個重提台灣的颱風─莫拉克,就讓南台灣滿目瘡痍。

    重提?!?!!
  • 阿...我錯字了...
    抱歉阿~

    mahao 於 2010/02/21 18:21 回覆